你想要的
都在这里

他俩的名字足以留在近现代中国的旅行史上!张昕宇梁红用生命去环球探险旅行

张昕宇与梁红驾驶帆船,历时231天,航行35000公里,于2014年2月20日到达南极长城站,5天后举行了浪漫的婚礼。

北极求婚,南极结婚

2008年,张昕宇对梁红许下诺言,要送她一份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礼物—-在北极求婚,在南极结婚。

2012年春节,在全世界有人居住的最冷的地方—-北极圈的“寒极”奥伊米亚康,张昕宇完成了承诺的前半部分,在零下71.2摄氏度纪念碑前,把戒指牢牢地冻在了梁红的无名指上。

2014年2月25日晚8点,承诺完整实现。张昕宇和梁红在南极长城站举行了婚礼。这是中国人在南极举行的第一场婚礼,优酷全程直播。

这个礼物重而奢侈,但它并不仅仅是一个结果。从定婚,到结婚,两年的时间里,他们一直行走在别样的旅程中,获得了完全不同的生命体验和认知,世界从此不同。在恐怖之都摩加迪沙,他们亲历了枪林弹雨的惊惧;在魔鬼之城切尔诺贝利,他们亲密接触被“石棺”封存的致命辐射源4号反应堆,看到了恐怖过后人们脸上的平静和笑容;在太平洋马鲁姆活火山窟,熔岩湖的炽烈与壮美,让他们有跳下去的冲动。

这一切,源于2008年汶川地震。在《侣行》一书里,张昕宇回忆,“经历过地震现场生死惨状的刺激,以及父亲早逝的打击,我一蹶不振。是梁红陪我走过了生命中最困难的日子,并让我重新来选择生活。”

有一天,梁红问张昕宇,“你还有梦想吗?”“有。”“是什么?”张昕宇没答上来。“我们需要改变。”梁红说。怎么变?“在30岁之前,我们想的只是赚钱,可是现在,我们要让往后的人生过得更有意义,去想去的地方,做想做的事情。”于是,“侣行”开始了。这是一个有计划的庞大规划。从2008年始,他们用五年的时间,为环球极限“侣行”五年规划作准备。2012年,寒极之行开启了“侣行”的第一步。2017年,是这一计划的终点。

2013年6月,索马里、切尔诺贝利、马鲁姆火山、奥伊米亚康,张昕宇、梁红的这段“侣行”被优酷制作为节目播出,成为互联网首档自制真人秀《侣行》。

2012年春节,在奥伊米亚康零下71.2摄氏度纪念碑前,张昕宇向梁红求婚。

2012年1月30日,张昕宇和梁红,成功地在被称为“地球寒极”的奥伊米亚康露营成功。此外,在这趟行程中张昕宇还有另一个重要目的,那就是在奥伊米亚康最著名的标志性建筑下向已携手17年的女友梁红求婚。张昕宇拿出戒指跪下时,梁红又惊又喜,眼含热泪地答应了他的求婚。面对依然处于感动之中的梁红,张昕宇承诺,他要在地球另一端的南极,送给梁红一个童话般的极地婚礼。

2012年5月13日凌晨,张昕宇和梁红出发前往索马里,除了曾乔和魏凯,张昕宇又雇下12人的武装卫队来保卫他们四人的人身安全。梁红形象地形容索马里,“枪声和礼拜乐,就是当地的背景音。”在这样的环境下,他们拍摄到了索马里的真实画面。

2012年8月,张昕宇和梁红穿越“鬼城”切尔诺贝利,近距离地记录核辐射后的城市。

2012年12月1日,张昕宇和梁红带着他们的探险队到马鲁姆火山考察,张昕宇在梁红、曾乔、魏凯的协助下,通过绳降成功进入温度高达1190摄氏度的马鲁姆火山口内,在沸腾的岩浆池旁自豪地举起写有“中国”二字的旗帜。也因此张昕宇成为“中国火山探险第一人”。

我把自己搞丢了

张昕宇和梁红都是北京人,父母在当时的石油部管道局工作,地点在河北廊坊,所以二人在北京、廊坊两地间来回跑着长大。

父亲对张昕宇的影响非常大。“我们俩不是单纯的父子关系,也是一种朋友关系。我向他学了很多。他给我的一个人生准则就一句话,‘别干违法的事儿’。”在父亲眼里,张昕宇是个野心很大、从不墨守成规的人,还是一个极端的完美主义者。“无论什么事,只要我想做,这事就一定要做成。”

高中毕业后,张昕宇到辽宁阜新当了两年的兵,“城市孩子的娇气、不合适的个性,在部队都被消除了。”

1996年,脱掉军装,张昕宇拿着部队发的两万块,和大学毕业后的梁红一路跌跌撞撞地开始了创业。

1998年,退伍后的张昕宇开了个小吃部卖羊肉串,凭着他经验丰厚的机械功底和爱鼓捣的热情,他仅花费3万元就自制了一台价值十几万元的豆腐机,生产豆腐。豆腐没热销,豆腐机倒成了他的“掘金器”。张昕宇凭借卖豆腐机掘到了他人生的“第一桶”金。在几次投资失败后,张昕宇又投入到银饰生产行业,一边批量加工,一边开零售店和加盟店,最多时他曾拥有200多家店铺。

拥有的金钱越来越多,张昕宇反而迷失了自己。说起那段时间的经历,张昕宇回忆,“自己渐渐长大后,发现小时候的梦想越来越遥远了,自己被生活的种种打败,我像所有人一样追求房子、车子和舒适的生活。环游世界的梦想还在,只是已经摆在了最后的位置。”

2008年5月15日,张昕宇成立了“北京希望”救援队,携各种专业工具及灾区急需物资在德阳汉旺的重灾区进行救援。“我们总在等待有合适的时间、有充足的能力、有适宜的机会再去实现梦想,却忘了生命如此脆弱,经不起一分一秒的等待。”那次的经历改变了张昕宇,他似乎找回了自己人生的意义。他们赚到了更多的钱。但是,“生活就是吃饭睡觉工作,我不知道自己是谁,我把自己搞丢了。”张昕宇说。然后,汶川地震来了。张昕宇去了现场救援,回京之后,脾气变得暴躁,还有强迫症,不愿意出门。于是,有了那几句对话。有了“侣行”。

18年,两人一起创业,积攒了千万元家资,又一起败家,把在米其林星级餐厅的大餐败到街边拿汉堡充饥,没有谁对谁的亏欠,没有谁对谁奉献。18年啊,这两个人早活成一个人了。

马鲁姆火山的炽热与壮美,让张昕宇有跳下去的冲动。

我放弃的惟一理由,就是因为她

张昕宇梁红也是一般的家庭背景,没有富二代,官二代的家世。2008年到2012年,他们用了四年准备资金,储备知识,学习各种技能,如驾驶帆船、学习潜水等等。2013年7月,张昕宇、梁红和四位朋友再次扬帆起航,从香港出发,驾驶帆船“北京号”穿越大洋,完成环球航海,途经24个国家前往南极举办婚礼。整个环球航海的预算已达到2000万人民币。旅游卫视全程记录。

张昕宇与梁红驾驶帆船航行中,张昕宇有两次想到过放弃,都是在南极。第一次是在北太平洋风暴带,船只受损,帆也碎了。张昕宇把所有事情处理完后,看见梁红躺在地板上随着颠簸的船来回撞,“那会儿我想到了放弃,我问梁红,要不行咱们放弃?梁红对我说,都到这儿了,你说要放弃?一边哭,一边吐。”

第二次,还是因为梁红。“我放弃的惟一理由,就是因为她。”这一次,张昕宇感到了无助。“从南极出来,出西风带的时候,梁红从甲板掉到了舱内的地板上,然而我还没法下去看她,因为我得掌着舵,当时我的内心很痛苦。她就一直处于半昏迷状态,输着葡萄糖。”

梁红和张昕宇幼儿园时就认识了。于他们而言,爱情是自然而然地来的。“我们俩没有哪一刻对对方说,‘你做我女朋友’,‘你做我男朋友吧’,没有,就认为跟这个人在一起很舒服,这辈子就是他了。这辈子,不会分开。”

曾经,张昕宇因为一个交通事故差点儿截肢,那段日子过得很艰难。“那会儿我们是没有经济来源的,是靠着上大学时家里给的生活费撑下来的。”梁红说。张昕宇在书中记载了这一段。“我问守护在身边的梁红:‘截肢了我瘸了,你还要我吗?’她哭得泪人似的:‘要’!”

很多人问过梁红一个问题,“没有想过放弃吗?”“为什么要放弃呢?老张从小就是我心目中的偶像。他是一个特别有独立思维的人,而且很聪明,有非常多的点子,会永远带给你不一样的生活。这么优秀的一个人,我为什么要放弃?”忆及此,梁红一直笑。

一路走下来,很多人感叹梁红的坚强,梁红不以为然,“其实他们忽略了一个重要的因素,是因为老张一直在我身边。我觉得这是很重要的。”

梁红很喜欢婚礼上德国总理默克尔发来的祝福,“爱情不是终日彼此对视,爱情是共同瞭望远方、相伴侣行。”这句话引自法国小说《小王子》,“那恰巧是我们爱情的一种象征。”

对于爱情和婚姻,张昕宇认为自己没有发言权,“因为我就爱过一次。”但是他承认爱情中有很多小技巧。“只要吵架,当天晚上12点必须结束。如果没有结束的话,梁红会先主动给我认错。然后我再反回来,用各种方式把她哄高兴了。”

在一起这么久,不会感到平淡吗?“我们俩,1+1=1。对于我们俩来说,每天都有新鲜感。虽然我不否认,我喜欢林志玲。”张昕宇快速答道,会心一笑。

打死我也不会写索马里攻略

把这段旅程剪辑而成的《侣行》第二季,播出之后,张昕宇和梁红获得了极大的关注;白岩松说,他俩让我们看到,中国人已经可以走得更远、更个性了。

他们成为很多年轻人的偶像。“突然一下子有了社会责任感。一些人因为我们而发生了一些正向的改变。”

河南的一对夫妇给张昕宇发微博,讲述了他们的故事。两人因为没有孩子感情不是很好,看了《侣行》后,他们开车到西藏去。在路上,他们有了孩子,现在很幸福。这样的例子很多。“这就是行走给你带来的,它永远超出你的预料之外,它能让你看到,生活还有很多选择。”

但是张昕宇也提出忠告,“实质内容上,千万不要学我们。你要做好充分的准备,你才可以做。不能把自己害死。”张昕宇和梁红用了五年的时间为那些非常旅程作准备。他们学习了摩托艇、热气球、滑翔伞、动力伞、直升机、帆船等多项技能,所费不赀,还要安抚家人,物质上精神上能力上都是考验。

有人曾经让张昕宇写一个索马里攻略,他拒绝了。“打死我也不会写,那会害人的。”

张昕宇的下一站是南非、马达加斯加、巴西、东南亚。南非,有张昕宇最佩服的曼德拉。“27年啊,他受尽各种折磨。我认为这也是他的成就。他的成就,来自于给他压力、折磨他的人。”

2017年“侣行”计划完成之后,张昕宇和梁红打算生孩子。“我是那种多交罚款也会多要孩子的人,一个孩子太闷了。孩子闷,我也闷。”

如何教育? “男孩,带他去非洲。女孩,带她去欧洲。男孩,让他苦着点,女孩,让她富着点,别到时候,一个小流氓唱歌唱得好就把我姑娘给带走了。让她多见识一下。”

2017年会是“侣行”的终点吗?“只要梁红在我身边,我的激情永远不会消褪。”张昕宇同样答得认真。“我们以前也探讨过,他说可能到了70岁还这样,我说那好吧,到了70岁我们还接着玩。”梁红说。

转载请注明来源:站在云上 » 他俩的名字足以留在近现代中国的旅行史上!张昕宇梁红用生命去环球探险旅行

分享到:更多 ()

评论 抢沙发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