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想要的
都在这里

兽爷丨吃人执照

2006年9月16日,一架直升机缓缓降落在印尼雅加达SENAYAN体育场中央,一位中国男子跳出机舱,对着场内十万观众挥手致意:

同志们好,同志们辛苦了。

人群雀跃,闪光灯闪个不停,他们都抬着头,仰望着这位仿佛上帝一般来普度众生的人物。

这位男子是后来的天津首富李金元。

李金元的天狮集团,是中国保健品之光。为庆祝集团11岁生日,他将全球十万名天狮经销商召集到印尼,接受检阅。

那是中国保健品出海的最高光时刻。10万人的庆典,据说也创下了世界保健品行业至今未破的盛会纪录。

1992年,还是沧州渤海饲料蛋白粉厂厂长的李金元,注意到中科院一项关于高钙粉的研究成果。他迅速买下生产专利,开始生产“高钙素”。

天狮因此诞生。从猪饲料到保健品,这是天狮的一小步,却是人类的一大步。

1998年,国务院发布《关于禁止传销经营活动的通知》,禁止一切直销和非法传销。那时中国“老鼠会”遍地,传销猖獗,只能用严刑峻法。

拥有34个分公司和1700多个代办处的天狮,也因此被叫停。李金元无奈地说:

我服从国家决定,帮忙不添乱。

天狮也是那时才无奈转向国际市场的。

一项禁令,竟然无意中促使天狮成为了全球化程度最高的中国企业——110个国家有分公司,产品销往190个国家。

法国的蔚蓝海岸、圣彼得堡体育场、莱茵河畔都留下过李金玉冲旗下员工挥手致意的照片。

在巴基斯坦卡拉奇的街头,当地接受李金元检阅的天狮人,甚至用AK47护卫公司的旗帜。

站在印尼体育场中央,看着全世界拜倒在自己脚下,李金元依然有一块心病:

亲爱的祖国已经把直销合法化两年了,他的天狮仍然没有拿到直销牌照。

中国才是直销事业真正的沃土。

1

直销牌照是历史的产物。

2004年2月初,美国商会代表团到达中国。美国最大的5家直销巨头悉数到齐——安利、雅芳、玫琳凯、如新和康宝莱。

他们此行的主要目的,是敦促中国履行WTO约定,尽快制定直销业法规,使直销合法化。1998年那个一刀切的政策,把它们全部赶出了中国市场。

加入世贸组织的时候,中国承诺三年内取消直销的市场准入限制和国民待遇限制。

三年期限马上就要到了。为推动中国放开市场,三年来外资直销企业一直在多方活动。

最重要的,就是推动直销的立法。

中国政府则担心一旦立法放开直销,已经被清理掉的“老鼠会”死灰复燃,祸害无穷。

直销立法前夜,商务部外资司的领导只能说:

直销市场不是一次全部放开。毕竟这个市场曾有过的混乱,让人心有余悸。

这些担心,后来不幸被验证。

直销行业的人把2005年看作“中国直销元年”。《直销管理条例》和《禁止传销条例》在这一年正式颁布实施。

2006年2月22日——是的,就是2月22日,雅芳拿到了中国第一张直销牌照。被禁8年后,直销重回中国。

潘多拉魔盒被打开了。

到今天,商务部一共发放了92张直销牌照。翻开这92家公司的历史,没有一家没污点。就连外资巨头也总不时打一打传销擦边球:

康宝莱发展减肥业务存在金字塔式骗术,如新曾经被控宣传虚假信息、组织聚会洗脑……

当然,与他们的中国同行相比,这些外资直销企业简直就是圣人。

直销网络一旦建成,下面的销售人员卖什么产品,做什么许诺,甚至开医院治病,总公司都可以甩锅。

《广告法》能管得住大企业,却管不住推销员个人的信口开河。

更不用说,中国人民素来喜欢给别人当医生,无论有没有接受过专业培训。

雅芳们拿到直销牌照后,李金元带领天狮加快了分公司的建设和改造,希望早日过审。他不断对媒体哭诉“狼来了”:

安利等外资企业率先“名正言顺”,会导致国内直销企业业务员成批倒戈。

商务部拒绝李金元,并不是因为歧视内资企业。

当李金元带着团队转战海外时,国内的天狮旧部打着他的幌子在招收徒子徒孙了。一度有十几个天狮活跃在中国境内。

假冒天狮最成功的,是李金元曾经的手下罗国文,他在短短几年时间里吸收了十万会员,他表面上销售天津天狮“美丽佳人”化妆品,实际上狸猫换太子。

罗国文被抓后,人们发现,他所用宣讲资料,是李金元的原版讲话。

直销合法化的外衣终究不可逆。经过七年的“哭奶”后,2011年1月,天狮也拿到了直销牌照。

中国直销之王的春天,到来了。

2

2009年,直销行业爆出了最重磅的一次跳槽。被称为“中国直销系统之王”的周希俭跳槽了南京中脉。

周希俭从安利入行,很快做到翡翠级别。之后在另一家美国直销巨头如新达到了经销商的巅峰——他是如新最快达成“环宇领袖”和“百万美金名人”的直销商,一直保持如新大陆第一名的销售业绩。

完成所有挑战后,他摇身变成职业经理人,开始帮助中国本土直销商操盘。

他先是加入月朗,用2年时间将一款卫生巾的销售额做到20亿元,创造中国直销的“月朗神话”。

根据介绍,月朗的卫生巾里有负离子芯片,功能如下:

降血压、降胆固醇、降血糖、改善睡眠、增加血钙、加速骨骼生长、防止坏血病、佝偻病。此外对血液和免疫能力都有很大改善。

原来兽爷的好朋友你包叔长不高,是因为没有用过月朗卫生巾。往卫生巾里加药这种旷世想法,不拿诺贝尔奖真的都屈才,完全可以当做馈赠歪果友人的中国新四大发明。

卖出了20亿元的卫生巾后,发现同行都在造卫生巾了。周希俭决定下一盘更大的棋,拿直销牌照。

那时,地产商人周泽荣正给自己的“东方药林”申请牌照,他邀请了周希俭来共谋天下。2009年2月,周希俭带着100多位月朗发展委员会委员集体退出月朗,加盟东方药林。

直销牌照不仅是约束,更是希望。为拿到牌照,企业就要有足够的资本,起码要有能力上缴2000万元的保证金。无数像东方药林这样的企业前赴后继,向牌照发起冲击。

保守数据统计,直销牌照虽然才发了不到100块,但是以直销模式发展的企业已经有9000家。他们大力扩张,只为有朝一日能像天狮、权健一样成为堂堂正正的正规军。

结果东方药林没有拿到如期牌照,周希俭转头盯上了有牌照的南京中脉。

南京中脉由国企改制而来,是中国第一家拿到直销牌照的内地企业——仅晚于雅芳和如新,比安利还早。

中脉的董事长王尤山曾是江苏省纺织工业厅的处长。虽然拿到了直销牌照,但是一直没有用。直到大神周希俭来,王尤山才知道自己守着多么大的一座金山。

中脉的远红外磁疗床垫售价1.5万起,洗发水和沐浴露一套卖600块。周希俭到来仅仅两年,中脉的年销售额就达到10亿元。

中脉销售的产品从一万多元的空气净化器,到号称可以排毒的塑形内衣,现在还在投资国内外的酒店资产。2017年两会,高中毕业的周希俭做客人民政协网,对国家健康行业转型升级献策献计。

周希俭被称为“中国直销系统之王”。兽爷一直以为他从IBM、麦肯锡取了经,开发了一套先进的人力管理或者营销系统。看视频才发现,他所谓的“道和系统”就是大合唱。

官方介绍里说:

在道和系统里,普及最广泛的莫过于大唱系统歌曲活动,自编自演,生动活泼,激励人心,寓教于乐……

到南京中脉后,周希俭对系统进行了强大的升级,其实就是写了几首系统歌曲——《中脉和道欢迎您》、《中脉和道一家亲》、《中脉,我的精彩》。

直销的技术含量,果然比兽爷的煎饼摊高哎。

周希俭的经历证明,无论是安利还是如新这样的巨头,还是月朗和东方药林这种本土玩家,成功可以批量复制。

卖什么产品不重要,重要的是洞悉人性深层次的欲望,建立起一个病毒式传播的会员制度。

3

 

圣诞节这天傍晚,一辆汽车撞到了清华大学东南门的校训牌上。

“自强不息,厚德载物”的最后两字被撞碎。背面的“清华大学”只剩下三个字:

华大学。

清华经管EMBA16级B班毕业生、权健老板束昱辉正被口诛笔伐。多年来,虚假宣传、履历造假的他一次次被推上了舆论风口,又一次次平安落地。

这一次,看来他很难脱身了。天津调查组已进驻权健集团展开核查,连人民日报都发话了:

违法违规一经查实,毫不手软。

束昱辉比李金元年轻十岁,二十年前,他还叫束必和,是天狮集团300万销售队伍的一员。二十年后,他取得的成就似乎要比他的师傅李金元大很多——他已经是十三届政协委员了。

今年年初,束昱辉从清华经管EMBA16级B班毕业了,正式成为煎饼系毕业生你包叔的校友。毕业的时候,束昱辉说:

这些成绩的取得,都与这两年在清华的学习是分不开的!

束昱辉还说,如果你没有成功,那一定是哪里出了错,一定还有地方没有做到位。

四岁的小女孩周洋,不知道哪里出错了。

2012年12月24日,“煎饼哥”周大力登上了星光大道的舞台。在爱心救女的感召下,毕姥爷向全国观众呼吁帮助周洋寻找治疗抗癌方案。

周大力其实是周洋的伯父。很多观众在节目后联系他,包括一位名叫王菲的女士。王菲领着周家人来到权健天津的总部,见到了束昱辉。

“神医”老板说他几十年来搜集了600多个中医秘方,另有8000万元购得的治疗癌症秘方,包治百病。

中国神医8000万就能攻克癌症。相较之下,那些跨国医药巨头的能力真不行呀。

病急乱投医的周家人,相信了。他们暂停了小周洋的正常治疗,专心喝起了权健的药。

他们并不孤独,权健的生发火疗、治疗心脏病鞋垫、内置CPU可以治疗前列腺炎的卫生巾等等,正在服务着千千万万的中国百姓。

周家人告诉媒体停止治疗后,周洋的病情开始不断恶化。不过在当年的文字和视频资料中,周家人其实一直没有停止多方为周洋寻找专家。并且根据周大力的微博描述,孩子的中药治疗一直没有中断。

在权健利用周洋进行虚假宣传之前,周大力在自己的微博将周洋的病情恶化归咎于医疗事故。比如如果第一次手术后值班医生负点责,就不会发生感染,直肠穿孔和后续的大手术。

应该是线上线下出现大量权健彻底治好了周洋的材料,激怒了这一家人。涉及周洋的虚假宣传文章和材料这样写道:

“内蒙4岁女孩小周洋患癌症在权健自然医学重获新生”

“权健秘方救助罕见癌症……”

每天有几百个电话询问他,孩子是不是被权健治好了。

忍无可忍的周家人将权健告上法庭。权健的辩护词里说,王菲只是权健消费者,和权健无关。周家人因此败诉。

这不是第一起败诉,也肯定不是最后一起。

多年来,几乎所有直销商都被消费者不断诉讼,但是没有一家被撤销牌照。一旦出事,直销商可以毫不费力地说:

很遗憾,这些人都不是我们的员工,跟我们毫无关系!

推销员只是直销公司的“会员”。他们没有签过劳动合同,连临时工都不算。

2013年,权健拿到了直销证。随后的几年,权健业绩成倍攀升,成为了仅次于外资企业无限极、安利的中华直销之光。

按照规定,权健的直销业务范围只有天津的7个区,也不能销售药品。

但是,规定有什么用呢。在天津卖保健品和化妆品,束昱辉怎么能创造那么多税收呢?

几年前的媒体报道和几桩人命官司,并没有对束昱辉和权健造成实质影响,通过在全国建立的600多家全国连锁权健医院、7000多家火疗养生馆及800余家本草女人香会所,权健的年销售额接近两百亿元。

束昱辉说过:

我从不在困难中倒下。相反,这些困难正是我成功的奠基石!

束昱辉热情招待周家人并利用他们宣传的那一年,正好是权健上台阶的一年。

2013年8月7日,权健终于拿到了直销牌照。

四岁的周洋,成千上万的病人,他们的健康,他们的生命,他们无助而有力的希望,都成为了束昱辉成功的那块奠基石。

转载请注明来源:站在云上 » 兽爷丨吃人执照

分享到:更多 ()

评论 抢沙发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