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想要的
都在这里

揭露亚马逊大量中国卖家账号被封的背后:美国律所的“流氓”行径

中国产品一直以价廉物美的特点在海外市场享有美誉,但“Made in China”遍及全球的背后是不少企业对自身品牌建设和设计能力的忽视。当前随着跨境电商领域同质化竞争的不断加剧,价格战已经不可避免,同时伴随各大跨境电商平台规则的逐渐完善,许多“不会好意”的海外买家也已经盯上了中国的跨境电商卖家。就在最近,陆陆续续有卖家反映自己的wish账户因为违反wish的商户政策而被暂停交易,而这起事件的背后,美国律师事务所以侵权为由控告中国卖家便是主要原因。

不少卖家收到信息显示:由于收到Stephen M.Gaffigan律师事务所取得的法律命令结果,wish平台已解除被告卖家的账户使用权并暂时冻结账户资金。

随着这起事件的发生,不少没有被牵连的中国卖家也开始担心起自己,因为类似事件已经在中国跨境电商卖家圈里频频发生,而其中最为“臭名昭著”的莫过于GBC律师事务所。

美国律所的“流氓”行径是如何让中国卖家累计损失近10亿美金?

和很多美国公司官网相似,GBC的官网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,但不完全统计就是GBC律所为代表的美国律所,以“流氓”行径让中国卖家累计损失近10亿美金。

这类律所的主要方式就是通过收集相应证据,对各大跨境电商平台上疑似侵权的卖家,通过美国当地法院提出大规模的诉讼,要求平台冻结卖家在PayPal账户的资金。由于时间有限(仅仅只有21天),大多数中国卖家最终不得不达成和解或放弃应诉,从而将账户内的大量资金以赔偿的形式拱手相让。

如果卖家明知故犯销售侵权产品,被法院判罚赔偿确实无可厚非,但不少卖家遭到GBC控诉还有以下三种方式:

①卖家仅仅是因为产品中某个字眼涉嫌侵权而被控诉:

②因为被美国律所通过钓鱼执法的方式,向卖家咨询是否可以提供相应产品(类似某款大牌的设计),而卖家一旦承诺可以做,同时提供了相应的订金收款账号,则卖家便涉嫌侵权。

③卖家什么都没有卖,只是把自己的账号借给别人收款。而且除此之外,甚至很多时候GBC律所并没有掌握关键性的证据,便对中国卖家提出诉讼。

由于信息收集并不费力,流程也相对简单,再加上中国卖家品牌意识并不强,导致类似GBC一样的律师事务所可以通过流水化、批量化的方式,从中国卖家这里获得大量的收入。

面对GBC提起的诉讼,中国卖家往往会陷入四大误区

(一)自己被Paypal和美国钓鱼买家给坑了

中国卖家常常发现账户被封、资金无法取出之后,才知道自己被美国律所控诉。此时不少中国卖家会认为自己是被Paypal和美国钓鱼买家给坑了,但实际上作为独立的美国境内第三方支付平台,Paypal也应服从美国当地法院的禁令,否则连PayPal自己也会被法院追究相关的连带责任,而所谓的美国买家则压根就是律所派来取证的钓鱼买家。

(二)PayPal在国内也有公司,为什么我不能在国内解决问题呢?

很多中国卖家在被PayPal封号之后,第一时间会想到能不能在国内解决问题,比如去Paypal的上海公司。但实际上由于案例的立案地是在美国,国内的工商局或者媒体对于解决此类案件并没有作用,哪怕是请了一位有美国律师合作的中国律师,如果自身不熟悉美国法律,也不如请美国律师直接代理一样专业高效。

很多卖家由于把宝贵的时间都浪费在这些过程上,面对仅仅21天的回复时间,往往最后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账户被清零,因为过了期限,法院自动缺席裁决。

同时中国卖家尽量也不要在律师介入前联系原告律师,以免不懂美国法律,留下不利的证据,增加事后的维权困难。

(三)哪怕找美国律师应诉,成功率也不高,而且好多都是提前收费的“骗子”

很多中国卖家不得已选择找美国律师应诉,但美国律师往往会提出要先支付一定费用或保证金,让不少中国卖家认为这都是骗子行为。但实际根据美国法律,中国卖家作为被告,如果赢了官司,钱也是直接还到被告卖家的账户,不是到律师的账户里。

因此律师为了保证自身的合法权益,都要卖家预缴一定的诉讼保证金。同时美国律师是按小时收费,不管最后是否成功,只要律师付出劳动。卖家都要支付相应费用。

其次不少中国卖家认为这类官司,哪怕应诉,成功率也不一定高。但和中国法律不同,美国的法律主要通过相关案件的审判来立法,案例法也必须结合案例来诠释。虽然之前这类案件在美国司法领域更多是美国律所胜诉,但未来的案例法还是会依据双方律师的抗辩来决定的。

因此如果没有类似诉讼案例法成型之前,大部分类似案例都会通过庭外和解解决。调解本身就有一定偶然性,因此不同的调解也会有不同的结果。而且哪怕是败诉,由于还只是在联邦法院的初级法院,作为被告的中国卖家还可以继续上诉,甚至可以上诉到美国最高法院。

(四)我并没有严重侵权或者只是把账户借给别人,不用罚的这么厉害吧

尽管卖家只是把账户借给别人使用,但一旦对方涉嫌侵权行为,卖家也要承担侵权责任。其次美国的知识产品保护非常厉害,因为持续不断的侵权意味着美国国民经济造成巨大影响,所以法院只能对侵权的卖家提出惩罚性的罚款,做到杀一儆百。

放弃诉讼和庭外和解成为了中国卖家的常见做法

如上文所述,中招的中国卖家由于时间紧张、律师费用相对较高、不熟悉美国法律、且不懂英语等原因,不得不屈服与和原告律所和解或者放弃诉讼,然而以上做法正合了这些律所的心愿。

(一)放弃应诉

由于被扣的金额不多,再加上觉得哪怕和解,律师费也非常高,一些卖家便放弃诉讼,但这不仅意味着卖家的账户被封,钱被划走,还意味着卖家很有可能会遭到持续追责。

之前一个已判决的案例中,法院除了要求被告卖家为侵权行为赔偿一笔大额赔偿金,还授权GBC律所继续从每个后来被发现的与被告卖家有关的Paypal或其他财务账户里继续扣款,直到赔偿金到齐为止,除非卖家换了新的账户,不然哪怕之后没有卖仿品,卖家的Paypal账户资金也会被扣掉。

(二)与原告和解

和解也是一些卖家尝试的做法,但所谓的和解,最后一般留给卖家的往往只有10%~50%,和之前账户的资金相比也所剩无几,同时所谓和解很多时候意味着卖家承认未经授权,就盗用了原告的知识产权,承认对方的合法性,完全是认罪悔改。

积极应诉成了不甘心的中国卖家的最后选择

很多中国卖家由于不甘心辛苦挣来的钱拱手相让,因此选择应诉。但如果卖家在积极应诉前,做好下面两步工作,甚至能迫使GBC律所放弃控诉。

(一)与受案法院及对方律所联系

卖家首先应积极通过律师向美国受案法院及对方律所发出正式函件,明确两项信息:

①告知对方自己的企业名称(起诉书上的哪家企业)和准确地址,要求对方必须以正规途径向卖家送达司法文书,不能以公告的形式发送;

②在最终审判之前,拒绝承认任何起诉书里的违法行为。这些举措都会为中国卖家争取可能长达一年以上的应诉时间,并能提高原告的诉讼成本,争取主动性。

注:由于GBC律所并不是走正规途径给卖家递交文件,不按规则送传票实际上是可以马上申请撤诉,其实也给自己留了一条退路。

同时中国和美国都是《海牙送达公约》的签约国,美国联邦诉讼法规定:传送司法文书给外国人,要按《海牙送达公约》。

而《海牙送达公约》规定:美国至中国的司法文书必须经过中国司法部转交,送达文书也需要转换成本国语言(即中文),并且卖家证明收到后还有90天时间答辩,若不遵守送达规定,被告卖家还可以要求撤诉。

(二)与PayPal联系

之后卖家要尽快向Paypal发去律师函,要求对方按照新加坡的法律(和卖家签用户协议的Paypal是一家新加坡公司)以及中国卖家签署的合同条款保护Paypal账户的安全,声明如果因为随意冻结或转移账户款项而引发损失,卖家会向Paypal公司提出诉讼,从而向其施加压力。

由于GBC律所一般是以广撒网的方式向中国卖家提起控诉,因此以上两步可以极大的缓解卖家压力,提高对方诉讼成本。甚至迫使GBC律所放弃控诉。

(三)正式应诉

如果顺利收到司法文书,且账户资金相对较大,又认为不存在侵权行为,卖家可以通过美国律师向受案法院正式提起应诉。由于美国律师费用是按时间收费,通常也较为高昂,卖家应做好心理准备,同时费用较高也是GBC这类律所敢大量发起这类诉讼的重要原因。

中国卖家从中能吸取什么教训?

作为一个成熟的法律市场,同时也是个发达的消费市场,想要进入美国,中国卖家一定要把知识产权放在首位,不然辛苦挣来的钱,最后因为钓鱼执法或卖了几件疑似侵权的商品,而全部赔掉也是非常可惜的。因此卖家应该从以下三个方面降低发生损失的可能。

(一)严把产品准入

美国知识产权保护体系非常完善,对于每个上线的新产品,中国卖家都应该请一个非常懂品牌知识的专家进行把控,有一丝品牌侵权的可能,都不应该卖。

(二)及时将资金转入国内账户

很多中国卖家常常发现账户被封、资金无法取出之后,才知道自己被美国律所控诉,因此中国卖家应该及时把货款转移到国内的银行账户里,避免因账户内部囤积了大量资金而损失巨大。

(三)打造自有品牌

打造自有品牌是中国卖家避免发生此类情况的最佳解决办法,也是一件老生常谈的事情。有自己品牌并用心经营,能为中国卖家赢得最大的收益,同时越来越多的卖家参与打造品牌,也有助于提升中国跨境电商卖家在海外的知名度。

来源:橙塾学社

转载请注明来源:站在云上 » 揭露亚马逊大量中国卖家账号被封的背后:美国律所的“流氓”行径

分享到:更多 ()

评论 抢沙发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